盼着这场雪

也许压抑太久了,憋闷了太长时间,灰色的天幕在经历了冬天的“严刑拷打”后,终于让小雪花获得了自由。

起初还是小雪粒,像白糖一样,调皮的跳跃到行人头上、脖子上;冬天的信使—北风如刀刃般向人们吹来大雪如鹅毛般纷纷扬扬地落下来,仿佛就是一位位轻舞的少女,优美地、轻盈地、悄无声息地落在地上、树上、山上、屋顶上,飘落着、堆积着、装扮着,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整个世界变得银装素裹,美不胜收!

地上铺了一层洁白的地毯;脆弱的枯枝上堆满了积雪,在北风中打哆嗦,好像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山上雪白一片,好像一座座精美的冰雕;屋顶上也雪白雪白的,仿佛带着一顶白色的帽子,低矮的瓦檐边,大小、长短不一的冰条在太阳的照耀下,显得晶莹剔透,纯洁无暇。

外面,还有小朋友在玩耍,堆雪人,打雪仗,大家一个个顾不上天气的寒冷,都玩的可高兴啦。我忍不住跑出家门,小心翼翼地对着那一片雪白踩了上去,脚下的学软绵绵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回头看看,你一串串脚印好像跳跃着的音符,也好像是描写欢乐童年的诗行。

俗话说得好:瑞雪兆丰年。农民伯伯见此景象一个个都喜笑颜开,眼中闪烁着希望的光芒:“这真的一场好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