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容

他的脚步蹒跚着,他的手指蜷缩着,而他的脸上一直藏着一丝笑意。这个男孩,是我在公交车上见到很多次的,在残疾人学校就读。

他是一个维吾尔族男孩,看上去比我大些,他每次都一个人坐车,背着一个蓝色双肩包,不知为何,我看到他这副模样总感到心酸。

记得有一次,我坐公车坐过站了,他也在这一站下车,起初,我没有留意他,一下车就跑去了对面的便利店。

过了一会儿,我从便利店里出来时,看到车站那围了一群人,我喜欢凑热闹,于是便挤了进去,眼前的景象让我大吃一惊:那个男孩竟躺在地上,裤子脏脏的,显然是刚摔倒的样子。

咦,等等!为什么没有人扶他,而且这些围观者不但不帮助他,反而还拿出手机拍了起来,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像是准备看一场大戏!我的心底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我要把他扶起来!

我刚上前一步,心里便开始犹豫起来:到底要不要扶他?现在有好多新闻内容都是扶别人反而被诬陷,这是我害怕了起来。

就在这时,我听到了那男孩痛苦的呻吟起来,我不由得怔住了,这声音,就像一根无形的针,刺痛了我的耳膜,刺痛了我的心灵,使我一下子非常深刻的体会到了世态炎凉。

突然,我的身体不听使唤的上前了一步,既然都上前了,就扶吧于是,我便把他扶了起来,他大概是在地上躺的时间长了。

原本摔疼的地方也缓和了一些,他站了起来,拍掉了裤子上的雪,便一拐一拐的走出了人群。他应该是小儿麻痹症,导致他的脸部、四肢都不是很“利索”,所以,他倒下的时候也没有办法防御,刚走了几步,还是微微皱了皱眉,可能身上还有些疼。

他对着我笑了。笑起来怪怪的,因为脸部有些瘫痪,可不知为何,我看见他的笑,即使在这雪天里也让我感到了一丝温暖,虽然我不算是阅人无数,但是我真的感觉到他的笑,发自肺腑。我们两个一起走向车站。

我问他:“你家住哪儿?”他笑了笑:“唔喔噜喔……”他有点口齿不清,我并没有听懂,只是会心的一笑,他也对着我笑了笑。

我到了车站,他在我的对面。这时,他又笑了,这种笑,使我感觉这时维吾尔族男孩特别的笑,一辆车来了,挡住了我和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