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

树枝上钻出的嫩芽,小心翼翼的探出头。清晨阳光中的窗外,是五颜六色的世界和淡蓝的天空。

“西嗦西嗦……”这是爸爸挂钥匙的声音,年幼的我便知道,爸爸要去上班了。我急忙强迫自己睁开朦胧的眼,一个鲤鱼打挺翻起来,慌忙中顾不上穿好拖鞋,左脚穿了右脚的鞋,右脚的鞋则不知被我踢去了哪儿,但我根本顾不上这些,就这样“啪噗啪噗”地一只跛着鞋,一只光着脚地冲各爸爸,然后扎进他的怀里,爸爸就会笑着把我抱起来,用有一些扎人的胡渣蹭蹭我的脸,然后把我举得很高很高,仰着头用充满爱意的眼神暖暖地把“咯咯咯”笑得开心的我抚摸了个遍,仿佛要将我永远的留在他的世界里。但他最后还是温和地把我放下,给我一个暖暖的微笑,柔声说:“爸爸去上班了哦,你要乖乖的哦,爸爸爱你。”然后他俯下声,在我的额头上留下一个温温的吻。

爸爸一关上门,我就飞快的冲到窗台上,不一会儿,爸爸高大的背影就出现在窗户外,我把留有爸爸唇边的额头贴上凉凉的玻璃,看着窗外他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秋风习习,天依旧淡蓝,窗外的树叶悲壮而凄婉地最后一舞,载着最美的最后一抹红,黯然神伤地离开。我不禁紧了紧初中校服,心中有一丝离别的伤感,我望向窗外,爸爸在冲校车里的我招手,面上依旧是温暖的笑容,可却掩不住眼底的无奈与不舍,我也趴在玻璃上冲他笑,凉凉的玻璃仿佛变温了。我知道,这样恰到好处的暖是爸爸的温度,温温的,爱的温度……

校车开动了,爸爸站在原地向我挥手,我也使劲向他挥手,挥着挥着,爸爸的身影越来越矮小,好像瞬间老了许多,我竟没有发现那个高大挺拔的身影也有些弯了下去,两鬓的发也有些白了,我的心中突地疼了一睛,呼吸都有些困难。慢慢地,他变成了一个小黑点,直到你完全消失,我才发觉,脸上已经湿润了,晶莹的液体充斥着眼眶,我终究还是窗外的他越来越远了……

天总是淡蓝淡蓝,只因沧海桑田,时日变迁和窗外的一切都只是过眼云烟,但也只因有情,一切才都不再云淡风轻,也只因心中有爱,窗外的世界才多姿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