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痛

昨天中午,似乎感觉有点头晕,好容易迷迷糊糊地强撑了一个下午,等到傍晚放学一回家,我扔下书包就瘫倒在床上,眼皮沉得像灌了铅,脑仁好像被谁不停地敲打着,头痛欲裂。

好多的作业还只字未动,可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在一次次“砸脑”的痛感中昏昏入睡。

恍惚中,有小虫钻进了我的脑袋,贪婪地吸食着我的脑浆,不停地噬咬着……我被惊醒了,吓出了一身冷汗。强烈的痛感一次次直锥我的心,不得已,我只好推醒了妈妈。

妈妈强睁开惺忪的双眼:“怎么了?”

我似乎能听见我颤抖的声音:“头……头好疼……”

妈妈连忙问:“厉害吗?”回答妈妈的是我不知所措的哭声。这时,爸爸也闻声过来了,焦急地边摸我的额头和妈妈商量带我去医院急诊。

半夜三更,大街上空荡荡的,只有孤寂的路灯还未休息。爸爸和妈妈急匆匆地带着我找到了值班医生。

我躺在由三把椅子拼成的“床”上,刺眼的灯光让我更加感觉头晕目眩,一番问询,检查,医生建议先做个脑CT,验证是不是脑炎。

CT室里,面对这个庞大的怪物,我不知如何是好,只能默默祈祷快点儿结束这项检查。我紧闭双眼,怪物机器不停地让我上下前后移动,我心里紧张极了,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小猎物,要被它吞进肚子里……

——门终于打开了,我被缓缓地降下来,我逃也似的冲出CT室,感觉自己现在才像回到了人间。

检查结果终于出来了:脑CT无异常。医生诊断:头痛由感冒引起,需服氨酚黄那敏颗粒、鸡内金片。

我的天!原来只是感冒,我和爸爸妈妈都长出了一口气。

头,似乎也没那么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