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手

此刻,我看到了一双粗糙的手。风霜无止尽地掠夺着那双不再细嫩的手。血丝在手指之间穿来穿去,摁一摁,似乎感受着血液在指尖流淌。

在掌中间有一层白色,就像下了一场大雪覆盖了这只手,掌中指纹指尖似乎隔着道道深沟。

这双手在寒风中握着手柄,青春的细手在风霜之中,在雨中挣扎。薄弱的皮肤表层在雨点的敲击下沁出血来,那脸上牙齿紧合。我们在寒风中蜷缩着前进时,她一个人在凛冽的寒风中,血从那一条条沟壑纵横的纹路中渗出,一双早已失去血色的双手,在被暴雨冲击中变得冰冷的手套里,瑟瑟发抖。

是的,这就是母亲的手,我相信,在那沟壑纵横的手上,流淌的是浓浓的母爱;紧紧抓住的是,我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