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抱怨的艾草香

“其实,安徽也挺好的啊。

”望着母亲小心翼翼的面庞,我固执地摇了摇头,在心里叹了口气,是的,这是我从小生活的地方啊,只是,还不够好,还,缺点什么……

许多人都认为大学是改变命运的好机会我当然也不例外,只是这场考试,对我来说还有着更加特殊的意义——也许,结束了这场考试,我就能去到有父亲的城市,那个我期盼已久的小城,那个几乎载满了父亲思念的小城。尽管从小到大和父亲相处一处的时间加起来也许还没有人生已兜完的十七年的十分之一,可我却从来没有过埋怨,正如他从未埋怨过在外的的孤单与无力。

不抱怨,是父亲用仅少的时候为我诠释的一堂历练之课。第一次嗅到那个小城的空气已记不清是何时,只记得很喜欢那般混杂了父亲身上浓浓的艾草香的蜜气,低头走在青石板铺成的巷道上,牵着父亲手的小姑娘嘴角洋溢着掩不住的幸福,约莫是从那时起,那个还不知道高考为何物的小女孩便暗自打定了主意要来到这个充满幸福与艾草香的小城念书。几间寒暑如斯不舍,新春的爆竹也将为当年的小姑娘炸响高考的百日冲刺!不尽人意的成绩,如房价一般只涨不停的分数线都让如今的我开始迷茫,当初坚定与自信似已被一次次的模考成绩渐磨渐平,眼前那个向往了十多年的有艾草香的城市,似乎变得愈发遥不可及……

母亲心疼的看着我一次又一次无力的眼泪,劝出了在心里藏了许久的言语:“安徽其实也挺好的啊。”是的,可是,缺了点什么,缺了那份艾草香,缺了那份对梦想的执着,也,缺了那个教会我不抱怨的人。再次心平气和的摊开背揉成一团的试卷,迎着斜探进窗的阳光,只要不抱怨,才能真正奋力去追寻自己的想要。每方学习的恍惚间,我都能轻嗅到那抹伴着我的艾草清香,每方面对失败时,我重重地将自己扔在座椅上,都能听见与父亲十多年来同频的无助心跳,那是为爱而拼搏的疲倦,亦是为爱而拼搏的生生不息。我曾想象过炎炎夏日里,一套套被汗水浸湿的白褂,也仿佛听到过默默静夜里,一声声无奈的叹息……

只是这一切都在在我的脑海中翻涌。因为,父亲从未像我抱怨过什么。对于我的固执,父亲并无多说过什么,他只说希望我不要很累。只是,这个从不抱怨的人似乎已忘了自己劳苦辛勤的17年,和这17年里所有留下的汗水,浸湿的白褂与,发出的叹息。也许我执着的小城,最终没能变成我的大学;也许,我即将历经的努力与磨难也无法成就最初的梦想,但,那一年的艾草香和那个和着艾草香的人终将伴我一路前行,在不言抱怨的路上,渐行渐远,愈加坚强。

爱上一座城,大抵是因为这座城里有你爱的人,爱上那座萦满艾香的小城,大抵,是因为那座城里有个教会我,不抱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