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爱

周日的下午,自己乘公交返校。我张望着车窗外,身边掠过的景色依旧,远远望去,火红的骄阳从天边翻卷到浮云。刚与妈妈发生了口角,望着那一片彩晕,五味陈杂。在高速公路上飞快地行驶,在这昏寂的车厢中,我独倚在靠门的把手上,疲惫与困意袭来,陪着斜晖睡着了。

颠簸的路将我从梦中惊醒,一阵耀眼的橙光照的我不敢睁大眼睛,夜幕也落了下来,过了六里桥,本满满一车的座无虚席,已变得零落三人了,除了司机,在我的视线里空空如也。

也就是这时,上来一个人。一看便知是学生,蓝黑的校服,背带的书包,斜背的带子看起来瘪瘪的。抬起头清秀的面容上多了一副茫然的眼神,上下嘴唇之间总留着那么一点小空隙好像永远合不上似的,眉宇之间有一点紧凑的纹角,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脸的不耐烦。走到后排,扔下书包,便坐下了,没什么特殊。我也正感叹着做学生的辛苦,心中产生一钟特殊的共鸣。这时,耳边传来了一股很小很微妙的声音“等一下,等一下…。”抬起头,我望向车前方的反光镜,出现一个黑影,也许是距离的缘故吧,怎么就那么小,又像是拿着什么东西,奔跑着,追逐着,司机似乎也注意到了,但是抬头看了看挂着的电子表,抿了抿干裂的嘴唇,看着前方的灯火萧条,右手向前一推,膝盖微抬,右手又是一摆,向上按住变站器,便听见“滴”一声,车缓缓的开启了,黑暗被灯火取代,缤纷的霓虹灯把北京城点染得绚丽无比,没走多远便又遇到了一个红灯,车短暂的停留,很快又启动,还是那套娴熟的动作,驶入了车站,没有上的也没有下车的,但是车停住了,而且司机拉起了手刹。

左右只有车辆奔驰在道路上的声音,而且纳闷着,反光镜中又出现了那个身影,动作和姿势都没变。我诧异地盯着反观镜,急成这样,有什么急事?难道非赶着一班车不可?想着,但是身影还是跑着,逐渐变大,想一个成人了,跑到车前,司机开了车门还没来得及张口,那影子就已经上车,对司机打了个手势,奇怪的是,他并没有刷卡,就朝着后面走过去,过程中,暗淡的光影下,稀疏的发丝中有几抹斑白蓬松的点块。步履已经很沉重了,手里拿的这才看清楚是一兜吃的,径直走向刚才那位学生的座位,塞给他,便飞快的下车了,只是脸上流露着笑容,对司机,对我们每一个人,我这才有了打量的机会,借着灰暗的光线,极其普通的装束,头发用皮筋扎着,沧桑的脸上好看的只剩下嘴上的微笑,一瞬就即逝了,但仿佛有很美,很温馨,一种特殊的感觉,不知为什么,我立刻断言这是一位母亲,是一位普通的母亲,而且是一位伟大的母亲。

身边的寒意被温暖打破,我颤动的心灵被湿润浇灌,万般的感受涌上心头,可能是我不懂事吧,平日对母亲的话语太重,对母亲的管束反感太多,平日的一切让我如此难受,如此心酸。似乎那份我们觉最简单的爱是最深沉的,就如母亲对我的呵护永远是最深的,她从未因为我对她的不满而发脾气,只是默默的倾听,之后在时刻的提醒自己,我的心微微地颤动着。

车子已到站,心中的涟漪却还回旋不止,我反省着自己,寂静的街头,就我独自一身走在黄昏的路灯下,眼前又出现了那一幕。于是拿出手机,拨通的妈妈的电话:“喂,妈,我到学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