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仰望天空的小孩

一样的蓝,却有不同的情感。你抬头望望窗外的天,也许并没有眼前电子屏幕上那样的蓝。蓝得太清彻,蓝得那么不真实,可是你却好像感觉被卷入那一朵朵白色的棉花糖中,轻盈、柔软,缥缈。

这是可以洞悉一切的电脑所无法做到的。

雷蒙德·卡佛的《新手》中,“我看着风一波波地掠过草地。我能看到田中的草在风中伏低后又直起来……我站在那里等待着,看着草地在风中伏低,我能感觉自己的心脏在跳动。”身处这一片蓝色的苍穹之下,花香,鸟语,风拂,阳光正好,懒洋洋地撒在我们身上。流动的柔和,天波的宁静,骚乱的心,都被阳光流来的安静洗涤了,就连你呼吸的这口空气,都觉是温暖的。

当你打开电脑屏幕的那一刹那,仿佛世间上所有的美都蜂拥而至。然而,那也终究只是一组照片。你可以贪婪地如恶狼般将所有美景都一下子揽入怀抱,然后呢?细数图片中,这冷淡的平面能带给你多少乐趣?山爬过之后,才能称之为山,要不然为何不称之为路?海要去涉足,体验过海水的疯狂与清凉之后,才能称之为海,要不然为何不称之为水呢?

如果你想一下子明晰、弄清楚明白很多东西,你可以轻轻点一下鼠标,什么人文地理、山川风俗就自然而然的跳越出来了。然而真正热爱大自然的人却不是这样的。我们看天光云影,能测阴晴雨雪,但难逾目力所及;打开网络与电视,可知全球天气,却缺少了静观云卷云舒的乐趣。

漫步林间,常看草长莺飞、枝叶枯荣,但未必能细说花鸟之名,树木之性;轻点鼠标,可知生物的纲本属种、迁徒演化,却无法嗅到花果清香、丛林气息。你如果不走近它,不抚摸它,不嗅嗅它们的气息,又怎么可能真正的读懂它?

有人说,那棵参天大树很粗很壮,树皮剥落下来以后可以治百病,你很喜欢,你很好奇。然而大自然并不是简单地通过网络信息就能交流体验的。你可以让自己闯入一片树林,去感受那里的清香,渗入心扉,临溪赋诗,表达内心的感慨;你可以追赶一只蝴蝶,看她停靠在哪一朵幸运而美丽的花朵上;你可以看微风轻拂,吹散蒲公英的种子,自由的飘向那遥远的山丘……

当你沐浴在夕阳下,微眯着眼睛,任发丝随风飘散。此时,大自然是冷冰冰的电子屏幕上一句“今日阳光明媚,小风”,所远远不能企及的。王小波的《三十而立》:“路边是高高的杨树,风过处无数落叶就如一场黄金雨从头顶飘过,我心里一荡,一些诗句涌上心头。”

现实中,我们触手可及的大自然总是带给我们那么多的灵感,那么多的欢喜。“闲来垂钓碧溪上,忍复乘舟梦日边。”“几处早莺寻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好鸟相鸣,嘤嘤成韵。这些叽叽喳喳最原始、最本真的声音,这些熟悉而又惊喜的感受,岂是那些电子音乐可以模仿的么?

我喜欢仰望天空,那是温暖的色调,那是可以触碰的真切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