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颜色

十一月清晨透过树缝和雾霭的阳光,明媚中带着忧伤,灿烂中浸着微凉。迎着晨曦与寒风,还未睡醒的我背上小包,坐上了前往雨发生态园的大巴。

我喜欢秋天,“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我的秋天,或许没有晴空和排云上的鹤,却有到碧霄的诗情。都说南京没有秋天,那么我看到的是什么?即使温度像是冬,明媚如同春夏,可是南京的秋也是有自己的特色的。你瞧那人那景,一个个活脱脱从画里蹦出来的一般,不是那泼墨山水图,是莫奈的《日出·印象》,朦胧中带着跳跃的美。即使是烟雨朦胧的江南的秋天,也是明朗而清爽的,更不用说“霜叶红于二月花”的鲜妍美丽了。坐在摩天轮的顶端,我俯瞰整个大地的秋,竟然还有翠绿,那是上一季节残留的颜色,完美地融入到了一片金黄之中。我从不认为秋天是孤寂和凄凉的,应是浪漫而欢快的。耳边传来欢声笑语,望着秋景,我心沉醉。

“落叶满空山,何处寻行迹”,我对秋天的情就像那漫天遍野的落叶,无处不在而又无迹可寻。脚底踩着哗哗的落叶,这是秋天的律动,与我的心跳同一频率。走着走着,一阵小风吹过,吹落梧桐树的叶子,在风中打着旋儿飞舞。梧桐于南京到处可见,南京人对梧桐树都有一种独特的情怀。相传当年宋美龄喜欢这种高大而华美的树,蒋介石便在南京种满了梧桐,这更为南京的秋景增添了一份历史的浪漫。捡拾起一片如同手掌一般的树叶在阳光下看,就像是拉着恋人的手一般温暖。刚开始还只是一片两片,在我眼前缓缓飘下,那般温柔,如此安静,仿佛不忍离开它们的母亲树。但很快,一阵更强劲的风吹来,便立刻下起了金灿灿的树叶雨,我的眼前满是金色,叶子们在空中和地上展现它们生命即将终结的美丽。我禁不住在树叶雨中转起了圈,叶子们似蝴蝶般起舞。秋风吹落了它们可怜脆弱的生命,也吹起了它们一瞬永恒的美。风过后,一切又归于沉寂,同学们的欢笑也在风中消失。是啊,“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青春也是如此,因为短暂,所以美丽,一瞬间生命极致的绽放,相比而言,永恒未尝不是一种悲哀。

与小伙伴们坐在湖边,望着无边的天际,除了“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外,我想不出更美的的诗句来形容。秋天的每一片落叶,每一处金黄,每一个秋高气爽的早晨,我都想拥有。这种季节,这种天气,这种景色,适合摄影,也适合爱情。“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秋天就像是我的情人,他的一颦一笑,一字一句,都深深地印入了我的脑海,就算一整个冬天的雪白也无法冲刷。

我爱秋天,爱得目眩神迷。就像世人爱金子,而我爱这个金黄的季节。在高空的旋转飞椅上,恍惚中我真的不清楚秋天的颜色,到底是金黄还是粉红。在一片眩晕中,我看见了最美的自己,与这个最美的季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