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那片天空

每人都有自己的一个活动圈子,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我老家的小院,那里才是我儿时的乐土和快乐的摇篮,是我快乐的天空。

老家的后院不怎么大,四四方方,乱石垒成的墙。那里种着许多花草树木,我记得有桃树、板栗树、梨树和柏树,还有一片小竹林。小院的墙角是凹凸不平的土丘,还生活着许多昆虫,这倒有点像沈复笔下的那片乐土和法布尔经常观察昆虫的荒地以及鲁迅笔下的百草园。

春天到了,我的那片天空景色别具一格。瞧,小草偷偷地从土里探出头,用好奇的眼神打量这个陌生的世界。竹笋也穿着厚厚的外衣,从泥土里破土而出。一夜春雨后,节节长高,渐渐脱去身上的外衣。看,迎春花的枝头还有残留的冰,但是嫩叶和花苞都迫不及待地绽露出来,在暖暖的春风中摇曳着,好像在说:“春天来了,春天来了。”粉红的桃花、雪白的梨花,引来大批的蜜粉,整天在小院上空飞舞,蜻蜓也赶来凑凑热闹。春天的小院最有诗情画意。

高大的柏树、粗大的板栗树撑开浓郁的枝叶,小院非常清凉,偶尔落下的阳光,给花草带来蓬勃的生命力。趴在树枝上的蝉,整天在小院上空吹奏夏天的进行曲,知了知了的叫声此起彼伏,尤其在午饭后,就像一曲催眠曲。牵牛花在清晨的露珠中展开美丽的花朵,在我午睡后偷偷的开放,高大嫩绿的芭蕉总给我带来清凉。夜晚,满天的繁星缀满苍穹,躺在小院的怀抱中,听老人讲那年代久远的故事,数数天上的星星。夜深了如水的月光倾泻在我身上时,四周的蛙声雷动,我的那片天空的开演唱会又开始上演。百草丰茂、生灵舞动的那片天空是我童年成长的足迹。

老舍曾在《济南的冬天》中写到“上帝把秋和冬两个季节都送给了济南”,我觉得也同时送给了我的那片天空。秋染黄了树叶,秋风过处,沙沙的叶子在小院上空飞舞,好似翩翩起舞的蝴蝶。晚上,蟋蟀拉起小提琴。我提一盏灯在墙角、石块间驻足聆听优美的琴声。这幅画面现在想起叶绍翁的一句诗“知有儿挑促织,夜深篱落一灯明”。秋天,我的天空带给我的是暖情的回忆。

瑟瑟寒风裹带雪花,给我的那片天空披上一层雪白的被子,这时墙角边的梅花也开出红色的花朵,雪花和梅花让我想起“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小院被白色、红色点染分外艳丽,那树丫间飘落的雪花,落在我的脸庞凉丝丝的,心却热呼呼的。瑞雪兆丰年,我的那片天空明年定能开出更多的鲜花。

我爱我的那片天空,我沉醉在她的怀抱中,就像刚刚出生的婴儿,紧紧依恋母亲温暖的怀中。我的那片天空已植入我的心田,无法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