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

冷风袭来,枝头残存的几处妍丽摇摇欲坠。一地落花,一地伤感。

站在火车站门前,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坐在候车厅座位上,眼睛时不时瞟向门外,似乎在等着什么。终于,我被发现了,他如释重负地向我挥手,我只好走了进去。

候车厅里人头攒动,声音嘈杂,浑浊燥热的气味充斥每一个角落。我难以想象从小就有点洁癖的他竟然不皱一下眉头。坐在他身旁,一丝尴尬弥漫在空中。终于,我忍不住开了口:“其实小姨不想让你走的,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这你还不知道啊。”他笑了笑:“我还能不了解我妈啊,但我在家里给他们添太多麻烦了,出去打工至少每个月还能给他们寄点钱。”我沉默了,递了个刚买的橘子给他,他有些诧异,静静地看着我,默默吐出一句:“你还记得啊……”我笑了:”那可忘不了。”

那些年,你灵活的身影在各个橘子树上穿梭,我总是在树下拍手欢呼,可回到家后,我们的“杰作”却总是让大人们啼笑皆非。即便如此,我们的兴致依旧不减,年年回姥姥家,总能“有所成就”。

可时光一去不复返,我们都长大了。要体会团聚,更要体会离别。思绪倏地拉回,我抬起头,注视着他的眼眸,声音有些沙哑:“你会尽快回来的,对吧?”他的眼底有些湿润,但还是嬉皮笑脸:“当然当然,哥哥我会尽快回来的,你连爬树都不会,怎么继承我的大业啊!”我鄙夷地看着他,心中的结却解了开来。

“即将前往XX站的旅客请注意,列车已经进站……”甜美的女声响起,我却有些咒怨地瞪着广播,仿佛它是个罪人。老谢,那个从未被我喊过“姨哥”的人站了起来,拎起行李箱,即将踏上旅途。突然,他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转过身来抱住我,轻轻说了句:“再见了。”说完,他回过身,被人群搡着向前,我顾不上面子,扯着嗓子向他喊:“老谢,照顾好自己!”他没回头,却向我挥挥手,手里紧紧抓着那个橘子。我站在人群中,泪眼再也抑制不住。

火车站外,落花被冷风摇起,传来了火车鸣笛声离开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