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阳清江

在长阳的群山之间环绕着一条清江河,平常她像一条碧绿的巨龙沉睡人间,但下雨之后的她,让我觉得它别有一番风味,颇是赏心悦目。

雨前,清江像一块碧绿的翡翠,完美无瑕;又像一位无私的母亲,滋润大地;更像一位含情脉脉的少女,面泛微光。

“嘀嗒。嘀嗒”雨下起来了,清江河要变身了。

暴雨停了,空气中混合着一种淡淡的泥土和青草的味道,我走出家门,站在亲水平台上,一阵凉风袭来,这里的空气被雨水净化,十分舒爽。哇!昔日碧玉一样的清江彻底变了副模样,它还是我熟悉的清江河吗?只见山上的泥巴冲了下来:她的绿色华服上披了层黄色的细纱,从浅到深,十分有序。靠近岸边的是一种深黄,再过去一点,那黄色仿佛正在被稀释,还能看到一丁点儿的绿,到了中间,一条黄绿色的丝巾展现在眼前,一种不可言喻的美展现在我们眼前,那种颜色绝不是浑黄一体,这种颜色展现的是自由的艺术,是大自然用天然画笔绘制出来的。

一会儿,清江河水面一层浓雾渐渐升起,恰似那织女纺织的轻纱。清江河就像那羞涩。美丽的神妃仙子,睁着充满深情的大眼睛,拿着轻纱遮住脸,不愿让人们看见。但这样依然遮不住她的美妙,整条江似被牛奶浸住,原本的青山也围上了白裙子,若隐若现。一阵风吹过,凉凉的。清清的水雾抱住了全身,夏日的闷热马上烟消云散。

下了场雨,河水涨了许多,水流也急了许多。小小的波纹像一个小精灵奔向前去,偶尔留下几个漩涡,他们活泼快乐,还唱着歌,嘘。快听!“哗哗哗---哗哗哗”这就像首交响乐;水拍到岸上,“啪-啪-”这不就是在拍手鼓吗,多活泼;水面宽了许多,“淙淙”悠扬动听,似乎有人唱山歌。这些音乐和在一起,像是场合唱表演。小雨打在水面上,就像是钢琴家的手弹在琴键上跳舞。

雨后清江,是那么清爽。美妙。清江不论是什么样,她都是我永远的母亲河,我永远热爱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