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苏武对话

北海的羊群咩咩地叫着,孤单的身影,挥一杆羊鞭,与冷月为伴,傲视大漠飞雪。你的身影深深镌刻在我们的心底。

朦胧中,你的身影仿佛临近,谋反牵连,你静坐受审,“屈节辱命,虽生,何面目以归汉!”掷地有声,剑拔出鞘,欲自刎谢罪,忠君爱国令单于钦佩。我不禁想问你牵连受审,何至于自刎谢罪,你却告诉我:“为使丧节辱命,宁死而不足惜”,你将爱国的节操写在大漠。

单于劝降,你宁死不从,举剑拟击,你自岿然不动;赐号称王,你毫不动摇;荣华富贵,你视如粪土。我问你为何如此坚定,你只言:“忠君爱国我本心,赐号称王有何妨,此乃大丈夫也。”好一句气势磅礴,振奋人心的“大丈夫”可你舍生与贵而被幽,于地窖冰寒,绝不饮食,卧身啮雪,旃毛并咽,这滋味可怎样忍受,你无声的苦楚,将爱国的信念燃烧于冰天雪地。

流放北海无人处,放牧公羊,欲使你永不召回,禀食不止,掘野鼠去草实而食之,手持汉节,卧起操持,我知道你所持之节是你对大汉的忠心,节旄尽落,也改变不了你对大汉的忠诚。我问你人生如朝露,何久自苦如此?你言:“生是大汉人,死是大汉臣。”

出使羁留匈奴19年,你从未屈服,两次自戮,幽禁断食,北海牧羊,李陵劝降而不动摇,面对周围环绕的屈节仕敌之人,你持节如一,坚贞不移。卫律劝降,举剑欲击,汝不动;荣华富贵诱惑,汝不应;家遭不幸,皇上不明,汝不变。一片赤诚,流放于荒山原野,忘却富贵,成就气节,铭记祖国,铮铮傲骨。

你的生命因你而辉煌,你的身影渐行渐远,可我们无法忘记,你漫天风雪中且歌且行的身影。遥远的北海,你为我们伫立起一座不朽的丰碑。

两千多年过去了,苏武的崇高气节成为中国人的榜样,他将永远是我们中华民族不朽的丰碑。

凛凛的民族气节,赫赫的民族英雄,一生饱受苦难的你,把那光秃秃的旌节升华为一段千古惊奇,书写了一段流传千古的悲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