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你身边

当我走过你身边,淡淡清香撩动心弦;当我走过你身边,柔软明眸好似清泉。梦回影转,朝下暮卷,我只愿做一颗星,光是我写给你的唯一,当你走来,悄悄掠过你身边。

日将出东方,清晨的露水还带着一丝丝微凉,就在这样一个温软的时光,让我看到了你微翘的嘴角和暖暖的目光。当我走过你身边,假装与同伴说笑,我想,这样应该也掩盖不了我的惊慌。同伴之后告诉我,那时的我与她的对话语无伦次,那是怎样的感觉啊,犹如席慕蓉所说的“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该怎样与你说句话呢,这个问题总在我不经意时想起,又在我不经意时将我困扰。所谓的萌动,便是如此吧,如此的不真切,如此的虚无飘渺。

我抱着书,很多书,从楼下往上走,书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可恶的眼镜又在汗水的怂恿下不断地往下滑,在这种窘迫的状态下,我多么希望不要有任何一个人从我身边走过,不要有任何一个人看到我这种形象,可偏偏还是遇到了你。我把头低得很低,刘海遮住我的眼睛,眼镜又在这时彻底滑了下来我不假思索的用手去扶它,于是书散了一地。我在心里狠狠地骂自己,笨得可以。弯腰拾书,心中祈祷,请你不要停下脚步,就像浪花不会因海鸥的挽留而停住,就像时间不会因人们的痛惜而倒流。可我再一次的犯了错,你也在弯腰,你也在重复我的动作,也有一丝欣慰,是的,我的眼光还不错,没有看错人。

你将整理好的书,轻轻地放在我手上,又轻轻地挪走,“我帮你搬上去吧,省得你又掉了。”这句话犹如闪电般闪过我的心头,化为脸上的一片片绯红,一直准备着的对话都害羞得跑掉了。后来想想,自己为何如此之傻竟然一字也蹦出来跟在人家后面就上了楼,本来顺理成章的“谢谢”,也变成了九十度的鞠躬。“笨到外婆的澎湖湾了!”事后回想起来,经常这样对自己说。但是还是很开心的,因为终于和你有了第一次对话。

一个星期都没有再看到你,是因为在厄洛斯那里我可以遇见你的权利只有一次吗?看来不是,我在食堂的茫茫人海中,望眼欲穿,搜寻到了你的身影,我很不仗义的丢下同伴,双腿不由自主的向那个方向移动,哪个方向?当然是你所在的方向,我拍了一下你的肩,很夸张地说了一声“嗨!”你却愣了几秒钟,回了我一句“你是?”笑容顿时僵在脸上,“啊,对不起,我认错人了,对不起。”我想,我当时的表情应该很难看吧,应该有吓到你吧,对不起哦。

黄昏无霞,何以为黄昏;青春无你,何以为青春。谢谢你,我已知足,当我走过你身边时,便已知足。可我又是贪婪的,贪婪的我又受到了厄洛斯的惩罚,他保留了我的记忆,却抹去了我在你脑海中的留影,没关系,我不伤心。

我说过,我只愿做一颗星,光是我写给你的唯一,当你走来,悄悄掠过你身边。可是,请不要等我消失,才想起我划过你的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