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悄然绽放

春曙为最。

于破晓时,看淡紫色烟雾袅袅缭绕,颇有南山陲既视感。不时有雁来往,权当鹤聊以自慰吧。

美,于春曙间悄然绽放。

夏夜为最。

有月之时,或一轮皎洁下细数相思,或半弯残月下慢扣柴扉,或迷蒙中偷瞧广寒宫的影子。无月之时,亦不垂泪。花气袭人,暖风撩人。经籍固然白了少年头,夏风蛙鼓,总还是美的。

美,于夏夜间悄然绽放。

秋诗为最。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秋季,莫过一首好词相伴,诗情直引碧霄。枫叶红漫山,蔬果笑天涯。

美,于秋诗间悄然绽放。

冬雪为最。

天地间,白茫茫一片,呼一口气,便呼出了一个新世界。好像笼罩在一层温柔的轻纱下,风儿一吹呀,就掀开一角,迷住你的眼睛。或纷纷扬扬或爽爽朗朗,总之,雪是不断的。

美,于冬雪间悄然绽放。

琴棋书画诗酒花,柴米油盐酱醋茶。

美,像那天上的繁星,密密的,开在世界各地,开遍海角天涯,开满四季枝桠。

四季间,生活间,景色间,情思间。美,悄然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