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为邻

看着她驼背的身影,有种和蔼的气味散发。他小心翼翼地迈着步,就像踏进了我的心。

邻居的她,六十中旬。每天早上都到市场买菜散步。我每天骑着自行车从她身边闪过,同时大声地呼叫她,她应了一声便大笑,我并没有回头看她,我一闪而过。

这天早上,一如既往,骑着自行车一路上学。我的头发飘逸着,我一直哼着歌结伴上学,心气高如此洋溢。

而她也一如既往,迈着沉稳的脚步,双手后背,走向市场。

心情舒畅的我骑着自行车,到了下坡的路段,可能我的自行车也极度兴奋,竟唱起了小曲,小学五年级的我好奇心爆满,把头靠到车头下听,而自行车继续前进。突然,“啪”了一声,我倒在地上,膝盖淌着血,我不由紧张起来,坐在地上大哭,回望经过的路段,我的自行车和一块石头静静地躺在地上。

比我走快几步的她听到哭声后,立即回头,并往回走。到了我身边,缓慢并小心翼翼的蹲下,“怎么了,跌到了吗,伤到哪里了?”她小心地问着我。“这里很疼。”我哭着,指着膝盖说。我紧张得哭得更厉害了她安慰着我说:“好了,不疼了,你等一会儿,我去给你拿块手绢。”我稍微收了一收声,望着她走向小卖部的背影,独自享受温馨。

过了一会儿,她回来了,她小心翼翼的再次蹲下,轻轻地,帮我拭擦伤口附近的血迹和沙粒,她不时问我疼不疼,我一边抽搐一边回答不疼。

再过一会儿,我的妈妈下班经过,见到我们就停下车,问我们发生了什么事。她向妈妈讲了一切后,又安慰了我一下,妈妈把自行车推到小卖部又返回来,她看着我乘上了妈妈的车往家走后,她才缓慢地,迈着沉稳的步子走向市场,地上的那块石头旁边还躺着那块手绢,并且散发着和蔼的气息,可能是那块手绢沾了她的味道。

她的生活很有规律性,每天早上去市场,然后我放学经过可能有五点半左右了,就看见她在家门口扇着扇子,哦,对了,她五点钟就吃饭了。每次经过见到他,还不忘大声呼叫她,一声回应后又是大笑。

她的儿女都出去生活了,四周的屋子都是空的,只剩下我们这间屋子,她一人过着平静的生活,我们偶尔谈谈话说说笑,周边的草长高了,她就会去清洁,我望着她弯下腰的身影,又感受到和蔼的气息。

邻居的她,小心翼翼而沉稳的脚步踏进了我的心,充满着和蔼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