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因你而美丽

我望尽无边的苍穹,只为望到美丽的你。

岁月爬上了你额前的皱纹,那是时间安排的历史烙印,一道道、一行行,仿佛一符古老的咒印,将我强行拉回到过去——你安静地坐在一个小木凳上,用粗糙的双手用力搓洗我脏兮兮的衣服,夏天的蚊虫烦躁地在你身旁嗡鸣,浸着汗臭味的衣服肆意地宣泄着少年的放荡不羁,然而你仍安静地坐在那个小木凳上,那个小木凳不堪地发出吱吱的叫声。

我是个无知的顽童,在初中放纵的年纪里,做着青春特有的举动。篮球场上,太阳光下,汗水雨中,随后扔下衣服,呼呼而睡。你啊,轻轻的笑着,只是用手轻抚,从我的脸颊抚至衣领,抚至你手上泛起白色的泡沫儿,抚至我沉沉地睡了。只有那只木质的小凳,好不容易伸展了腰肢,在寂寞的夜里歇息着。

说起小木凳,就想起那个在田里劳作的男人。一顶草帽,一把铁犁,一只黄牛,黝黑的皮肤透露出健壮的体魄,却精细地制作了这只小木凳,木灰的颜色上映着年轮的痕迹-这可是父亲用做家具剩下的下脚料做成的,父亲当木工的时候,曾经摔伤过腿,闲暇时做了它,当作你体贴照顾的回馈,你为了照顾父亲,整日地忙碌着,除去搀扶,按摩,送饭,倒水等小事外,田里的地你硬是要冲过去自己去耕种。六月天里,别人家的男人,我们家的你。多少次我冲上前去,又被你硬拉回家,狠狠地按在小木凳上,“学习”你斩钉截铁地甩下这两个字,又火急火燎的赶回田地里,烈日的骄阳下,你黝黑的脸上淌满了汗水

小小的木凳上坐着的我,渐渐长大了,小木凳已不堪我的负重了。我也要上高中了,高中于我,魂牵梦绕,于我家,却有些难以启齿的沉重。两千块钱,这笔很轻松的钱款,却因父亲的缘由而有些沉重了,榜下来的那天,你、我、父亲、栖息于一间小屋子里,守着那只古老的小板凳,发出沉重的叹气声。

最终还是你发了那句话,“孩子,我们去城里读书吧”。你坚定而又乐观地冲我笑笑,点了点头。如几年前般拂过我的脸颊,拂过我的毛发,拂过我高大的身子。伴着这句话,我千里迢迢的到了这里,陌生繁华的都市从此多了一个带着梦想的少年与一个执著的母亲!

你,什么也没带,却特意嘱托带着那只小板凳,父亲特意将她加长,加粗,我便日日夜夜坐在它的身上,沉浸于学习的世界里。

你只是冲我笑笑,那微笑穿越了时空的界限,像阳光般温暖地浸入我的心田,我突然感觉到,生命于我,顷刻美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