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空,给妈打个电话——感恩的心征文

临近上学的那几天,一向手脚麻利的母亲像换了个人似的,突然变得手忙脚乱起来了,她东走走西看看,还没等拿起这样活就又忙起另外的事来,有时还怔怔地站在那里发呆,把我搞得有些莫名其妙。几次督促母亲赶快为我打点行装,她只是含含糊糊地答应,手中却不知在瞎忙活些什么。

到县城上学的日子说到就到了,临走的前一天晚上,母亲彻夜未眠。本来我觉得也没什么太多的东西需要准备,因为我家离县城并不是太远,再说我已是老大不小的人了,有些生活上的困难和需要是完全可以自理的。可母亲并不这样认为,她说好出门不如赖在家,还说我自幼身单体薄,到了外面是要受罪的,一定要好好准备准备。我不以为然地瞟了母亲一眼,心想,也罢,随她便吧,就进屋睡觉去了。

说来也怪,躺下后却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外屋窸窸窣窣的,母亲总是弄出很多动静,这使我有些懊恼。想着明天就要背起行囊,离开这个养育了我十几年的家,鼻子不禁有点儿酸,转而又想,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暂时离开么?说不定一周、最多两周后就可以回来,况且自己不是早就想摆脱大人的束缚、独自外出闯荡的想法吗,这也算是机遇来了,何不快快乐乐地“潇洒走一回”!

墙上的钟表不紧不慢滴滴嗒嗒地走着,夜已经很深了。母亲轻微的脚步声依然不断,偶尔还发出轻轻的叹息声,又仿佛在喃喃自语着什么。我把被子向上拉了拉,尽量把耳朵堵上,以免这些声响搅扰我。

屋里的动静渐渐平息,我想大概母亲把一切都打点就绪睡觉了吧。母亲也是的,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平时不知心疼自己的孩子,不是指责我学习不用功,就是指使我做家务,真烦人;现在后悔了吧。记得有一次因为作业的事情,母亲大发雷霆,连哭带骂让我非常痛心,一气之下我做出一个报复性的决定——离家出走。没想到母亲哭成个泪人,找了我三天三夜,给我赔情又道歉的,弄的我反倒觉得很对不起她……

天不亮我就起了床,因为要乘坐通往县城的第一辆公交车,以便早点到校挑一个位置不错的床铺——这是母亲前几天就交代的——自从那次和母亲发生了不愉快,我就不想再违抗她了。

桌子上整整齐齐地摆满了大包小包,大到行李,小到洗漱用品、一针一线,母亲一应俱全地准备了这一切。母亲的眼眶通红微肿,原来她一夜都未曾合眼,忙里忙外为我张罗一直到清晨。

初秋的早晨,空气里已微微透出点寒意,出门的时候,母亲为我拉了下衣角,我顿时感觉到丝丝暖意拂进心头。母亲说,这么多年来,她对我管束甚严,物质上很少满足过我的要求,很对不起我,而今我就要离开家了,她有一件礼物要送给我。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只四四方方的小盒子,我一下子就什么都明白了,那不是我日思夜想的手机吗?母亲接着说,一个孩子家出门在外的,很不放心,带上它吧,抽空,也好给妈打个电话……

母亲的声音哽咽了,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我用颤抖的双手抚摸着母亲送给我的这件礼物,沉甸甸的,不知为什么,当盼望已久的东西实实在在拿到手的时候,我没有兴奋和激动,却为何这般难过。这何止是一只手机?这是母亲对孩子的理解和关爱,是母亲对孩子的不舍和念想啊!

汽车缓缓起动了,隔着车窗,我和母亲含泪告别:亲爱的妈妈,请您放心,孩儿一定不辜负您的心愿,珍惜您给予我的一切,好好学习,好好做人,好好做事,用优秀的表现和优异的成绩报答您的深恩!“抽空,给妈打个电话。”——孩儿记住了!孩儿一定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