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目中的柳宗元

一个人,尤其是一个文人,可以是灵魂高尚,可以,自由不训驯,可以一生顺风顺水,被人捧上神坛。但尤其不能失去欲望,对实现自身价值的欲望,对山水的寄情,对一天每时每秒的快乐,这是一个人生来而为人的标志,失去这些欲求,就没有痛苦,没有疲劳和困顿,于是就没有了思考,没有了深度,没有了浅层和片面,没有了苦中突出的乐趣和幸福!我可怜哪些无欲无求的人,他们是无时无刻不生活在于与地狱无异的天堂中,与大地无异的蓝天中,以及与痛苦一样的幸福中。

没有七情六欲,又如何将色彩披洒在文墨纸张字里行间,失去这些,不仅仅是失去了文采甚至于其余各种的能力,更是一种逃避去,一种与于生活叛逃的表现,躲开了生活中所有人所不能遏制的痛苦与罪恶,孤寂,阴郁,只追求永恒的极乐。

我赞佩柳宗元,欣赏世世代代中国文人们,他们愚公移山般正面对抗命运的坚强,洁净而又不是失烟火气的心静境和对自身生命的完美诠释与燃烧,都让他们的灵魂闪耀着色彩,闪耀着中国艺术与哲学的光芒,构筑成一条中国文明的长城。